晚上教瑜珈,兩位新同學,一位非常自在、融入,另一位常面露難色、好像很多動作都不太舒服,大休息式起來後,看到她應該是不舒服卻不敢表達,就主動問她,是否不舒服、需要去洗手間,她說:是的。就請她放心地去。

我們其他六人,靜靜打坐,先找到由骨盆底與上顎(或頭頂)之間的中心線,感覺呼吸在中心線上下來回數次之後,注意力回到鼻頭氣息的進出,用鼻頭的呼吸來聽所有的聲音:
摩托車經過了,我在吸氣、還是呼氣?遠處傳來垃圾車的聲音,我在吸氣、呼氣,還是呼吸停止了?公園裡的說話聲,莉莉泡茶、倒茶聲,拉門打開、腳步走進來的聲音…,用鼻頭、而不用耳朵、很放鬆地聽,感覺,聲音在裡面、不在外面啊,世間在裡面、不在外面啊…。去上廁所的那位同學,也靜靜地加入了我們。

下課後,有機會和兩位新同學聊天,自在的那位,先在澳洲和峇里島接觸到瑜珈,回來台灣,試了好多地方,來到<做 瑜珈。>,才感覺,找到了她所認知的瑜珈。那位比較不自在的同學則分享說,她平常工作壓力大,排便不順,站立時間長,雙腿有靜脈曲張。難怪,在仰臥英雄姿裡(一個伸展腳踝、大腿、髖部、下腹部前側的動作,此處也是胃經行走之處),她表情那麼不自在,她說,雖然她痛得簡直想哭,但馬上發現腸道蠕動加快,大休息式起來,就去廁所排便了。

非常感恩,有機會做學員和學員身體的介紹人,一旦她們彼此認識了,溝通開始了,便踏上了這條彼此相伴的路。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