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的力量像水,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竄出來。

年剛開始,我帶著北比先回台灣,馬修有必須留美國的理由,我在眾人不可思議下將北比一個人帶回來,然後整整一個多月,我工作,幾乎自己帶小孩,加上處理一些馬修未能完善處理的事,我們很幸運,得到所有人的支持與照顧,唯獨一人,他跟馬修的工作很有關係,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他便跟我說他待馬修如家人之類的事,不過在我需要他協助時,他給了我超級意外的答案,我不能理解怎麼會這樣對待你所謂的家人,我很難過、受傷。

我沒跟馬修說,除了我知道自己也比較敏感之外,我想如果他知道會更難過,算了。我當時不能放下與原諒,但我也沒逼著自己要當下放下或原諒,你沒法要誰不要恨誰或原諒誰,他可以就可以,不行的話誰也不要勉強誰,畢竟你不是他,你不會知道當時他的感覺。

我就這麼擺著,擺著,很久。

我今年的第一次新月儀式,我準備了很久。

我今年的第一次新月儀式,在我做了一個自認圓滿的水瓶儀式後,一位學生跟我說:「老師,你是不是忘了做陰瑜珈?」
霎那間我從101大樓直線摔下!

我一直以為取消做陰瑜珈,只做儀式,難怪我覺得怎麼還會多出那麼多時間,我自責到不行。喝茶時自責,換衣服時自責,連離開時開車在街道上都還是忍不住一直念自己:「你怎麼會犯這麼大的錯!你應該退錢給學生!」

雖然我一方面告訴自己,放下吧!已經發生的事,另一面又不斷狂敲自己腦袋。我真的覺得,怎麼老毛病一直發做,就是很難原諒自己犯的錯,我花了好多的時間開始願意欣賞自己,學習包容自己的錯誤,我知道我一直容易陷入一種把自己批判到死的狀態,我也會緊抓這這樣的痛苦來感受存在的張力,或是說,讓痛苦來證明自己活著。

我這樣對自己,當然也很難原諒別人犯的錯,我不斷跟自己說,我已經盡力,後面的事本來就不是我能掌控的,我需要的只是學習,學著下一次記住。

閃過這句話的下一秒,我心整個解開鬆下來了,我突然覺得我原諒馬修的朋友了……我完全能夠體諒他當時為何說出這不合情理的話,他覺得無力與疲累,每一件事每一個決定都得盯著完成,他沒法喘一口氣,一喘氣深怕錢又跑掉了些……他真的好累。

更奇妙的是,在同時,我也原諒了自己。

療癒的道路猶如上帝完美的圖騰,你不需要知道從哪開始,或往哪走,你需要的只是相信,信任老天爺的引導,祂會將你需要學習的功課帶到你面前,你只要張開雙手微笑迎接就可以。

我不知道這一次的牧羊新月儀式我帶參與的人到了什麼地方,我只是確定,一旦你願意開始進入自己療癒的旅程,手到之處皆是鑽石,腳踩之處遍地蓮花,你滑過的每一個地方,都是能量的線條與音符,為你下一步的生命樂章鋪陳高潮。

很有趣,我的第一個新月儀式,我療癒的是自己。

酷!

tiger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