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靜坐的時候,先感覺到那個具體的、占據空間的我,再從這個具體的我,往外看出去,看到了不占據空間的、不是我的我。

「不是我」的我,竟然是無限,跟「具體的我」比起來,大得不成比例、大得無法想像,而且,包容了「是我」、「不是我」的一切。

被包容,是無比動人而喜悅的,更是回到家的鬆脫。

下午,在<做 瑜珈。>教課,這是今年開發的一個新的課程,把它取名叫作「提煉心。瑜珈」,課程主軸是呼吸。

這些年來,透過練習或教學,越來越肯定,呼吸是身與心之間的一座橋,當這座橋被搭起來了,身與心之間的「代溝」變小了:無法再說言不由衷的話,也無法再做內心不認同的事情,好奇、夢想、渴望的,就動手做做看,不讓思考壓抑感受,也不讓情緒決定意圖,思考與感受、意圖與行動之間,彷彿不必再繞遠路了,不但有了清晰而直接的路徑,也有了平衡的比重。

就課程的內容設計來說,這堂課裡所有的伸展,都是靜態的,一旦找好了位置就不動了。不動,對很多人來說,是困難的,自己就曾親身體驗過,好像一頭受傷的野獸,很怕停下來,靜靜地感覺那個傷口。是心的傷口也好、是身體的疼痛也罷,只有當全然的信出現了,才可能有全然的放鬆。

所以,理論上來說,這堂課是在找尋呼吸與自主神經系統間的關聯,但實際上,這堂課是在呼喚、並提供機會去體驗、對生命全然的信。

相信生命的時候,發現,「我」所要做的,真的不多,主要是,把自己設定在一個靈活而開放的待命狀態,所以,可以隨時聆聽生命的訊息,對每一個生命的邀請,欣然赴約。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