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早藥石,Abigail問可否提出一個問題/觀察?珮君說,當然可以。其實,最近這些日子每當提到了師,都感覺Abigail的身體有些收縮、帶著些許抗拒,很高興,有討論的機會了。她質疑珮君用親教師的『單一觀點』(她的用字)來看世界的方式。珮君於是提供兩個想法來回應她的質疑:

一,對於任何事情,「謙卑是吸收東西最重要的態度。」隨時看到「 知道就是不知道,謙卑一點叫做不知道。不知道反而好,你不知道你就會全方位的開放,吸收別人的精華,真正去學習人家的東西,真正肯親近善知識。」(世世的寂情-古典阿含的華嚴境界

二,由於東方文化和學習瑜珈的背景,珮君對於師徒傳承本來就很自然接受,而且嚮往,遇到師時,珮君心中很明白找到了!面對師,不是用『拜偶像』的心,而是藉這師這面毫無雜染的鏡子、寧靜無波的心湖,來照見自己的一舉一動、起心動念,來照見這個世間。(想到日前聞思的內容:「不要一直注意恭敬心,否則會覺得好像在拜偶像,要注意你的謙卑心。重點是:在禮敬的時候,除非你是作假,否則一定是謙卑的。」-2005年夏禪開示)

解釋到此,兩人之間更加流動了,對彼此的愛因為理解而又更加深刻,深深感謝Abigail,不正是:「一花一世界,每個人都是我們生命的窗口。」這兩天,收到很多生日祝福,內心滿滿的感謝,這些寬大、深情、美感都來自何處啊?它們本來就在,本來就是了,但因為眾多生命的交錯重疊才得以浮現,我們才懂得讚嘆,懂得禮敬,懂得珍惜。

晚上要上電視節目,Abigail感到有些不安,於是珮君說:「想像我們在做一個後現代主義表演藝術研究,哪裡有比上巴西電視台、接受六零年代曾風靡一時的巴西英俊歌手採訪更好的機會?生命就是體驗,就是把握每個學習的機會。」她笑了,說:「晚上記得再提醒我一次喔。」

下午的排練很讚,感覺這個演出逐漸具體,有了生命。我們也練習了幾次晚上要呈現的段落,心理做好準備,不管面對什麼樣的場面,都能靈活自在。到了巴西歷史悠久的電視台Gazeta,負責製作的年輕女子很體貼的招待我們,詳細說明流程及主持人將會問的問題,並給予充裕的時間看場地及排練。本來預定三分半的表演段落,在電視節目的場景中顯得過長,我們當機立斷縮短到兩分半。上場前,珮君提醒自己:敞開,分享,專注。

演出很順利,雖然在這個節目中,我們呈現的舞蹈類型必定是前所未見的,但主持人以及所有的工作人員,和四台機器的攝影師,都好開放好專注地給予我們最好的能量支持,訪問完,主持人還提到珮君的生日,放了生日快樂歌呢!開玩笑說,珮君是不是12歲生日?我說:差不多!

回答主持人的問題-我和Abigail的合作是怎麼開始的:我們兩人在美國念大學時相遇,畢業後,各自行經不同國家,她-古巴、委內瑞拉,珮君-巴西、以色列,用身體和舞蹈去認識不同文化的體驗,讓我們有了成立Strange Company的想法-一個沒有固定基地或實體存在的舞團,這個雙人計畫的想法很接近邀請我們來做駐團計畫João的Corpos Nomades(游牧身體)舞團,能以這樣的方式與其他的文化和城市交流,讓不同的空間、人們、語言來移動並感動我們的身體,珮君覺得好幸運。

聞思摘要:

「過去是已經發生,未來是還沒有發生,我們用膨脹的心來面對已經發生的,那就是更大的接納;接納後,對未生(還沒有發生的事情),更謙卑的看到它的方向。」「每一個生命的窗口都是在打開,所以每一個痛苦都是在幫助我們認識生命,挫折我們的我慢,讓我們更謙卑,願意更謙卑的去認識未知,願意更謙卑的跟天地對話,跟往聖先賢對話,跟善知識對話,我們需要練習這樣子的有信仰的對話,相信人真的有那種最真、最美的東西。」(政治愛情宗教)

「痛是最好的提醒,讓我看到我不夠小,如果我夠小的話,痛是痛,我不再受制於痛,我是小而無內的心,我是最謙卑的,正面的對待痛,百分之一百的把痛看得非常正面。」(2002禪十開示)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