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早藥石,我們把握在里約唯一的一整天,前往Ipanema,巴西最著名的歌曲Garota de Ipanema(Ipanema的女子)正源自於此 。在沙上灘舖了床單,躺下,面朝無盡的天,隨著浪潮的聲音,身心的焦慮一層層剝落,所有重量陷進細柔的白沙,大地的和自己的呼吸同步了 。全身烤熱後,縱身躍入冰涼的海水中,讓浪花浸透全身,每每妄想趕在浪碎前,騰空越起,一次又一次被預料之內的失敗逗的哈哈大笑 。吃敗仗吧,只要管好泳裝別脫落,心中的孩子,沒有憂慮 。

下午三點半,巴西迎戰象牙海岸 。Abigail住在里約的朋友,邀請我們去她家,跟一群朋友觀賞比賽 。四年一次的世足賽,給了巴西人享受一個月假期的完美藉口,與家人朋友歡聚慶賀,90分鐘的比賽中,大家的眼睛並不是都盯著電視機看的,為巴西隊加油只是藉口,情感交流才是實際目的 。人們花了很多精力,做了很多事,都只是為了表達「我們是一家人」 。師示(走出生命走出框框):

「真正的家是一條心,是『同心』 。…有對待的心,不可能同心,你對我好,我對你好,不可能同心,那是一種交換。…同心,是無所求、無條件的對待;…想念他的時候,你的心中充滿愛,每一個人都需要這樣子的心上人。為什麼我們會想談戀愛?因為我們想要有一個人,能夠舒服地放在我們的心裡面,每次想到他,內心就充滿了愛。你要的是什麼樣的人呢?」

「真正的愛,真正的心上人,絕對不會是一個人,如果是一個人的話,那一個人就是佛陀,就是神,就是上帝,這是宗教的語言。如果你不能愛上帝的話,你也不可能愛任何人,這是用基督徒的語言;用佛教徒的語言,如果你不能愛上佛陀,你對任何人的愛都是假的。每個人都需要心上人,不是心上人需要我們,是我們需要心上人!

所以每次想到他,內心就充滿著愛,...對無所求、無對象、無條件的愛的深信 。...想到這樣的人,就覺得好舒服啊!好美啊!…我的內心就非常的憧憬、嚮往,…內心就無比的感動。」

與朋友道別後,我們回到甜麵包(里約地標之一Pão de Açucar)山腳下的小城Urca,回到昨晚那家老式風格的餐廳,重拾下午在沙灘上散步的話題,開始將其具體化,一來一往的溝通中,我們發現彼此合作模式有了變化,而這些日子來,兩人卻都因為仍停留在以往模式的期待中,而有些受苦了 。漸漸理解,在此合作中,自己有興趣的是去協助完成,而不是主動構想:一,因為兩人對於舞蹈創作的導向和在生命中的比重,越來越不相同,二,因為個性及行事風格,珮君感覺此組合中最有效的方式是由她來主導,而由珮君協助完成構思 。

珮君表達自己完全信任、深愛她,並極度欣賞她的才華,願意提供自己所能,完全投入 。兩人眼中都有淚水,她說,她不會說什麼來迴避 。以往,當接受到愛或讚美時,她總是急著說些別的話,把注意力轉移,今天,她會坐著,靜靜地 。

「感覺心不定,感覺心散形,吸氣。(因為收縮而上升)

感覺心不定,散形,因為膨脹而下降,呼氣。

感覺心不定,散形也是一種用力,吸氣。

感覺不必那麼用力,呼氣。

我們佛法對用力的那一種形容就是集。苦諦的那一種苦之集。苦的集諦,它是一種力量,需要力量才能夠聚在一起。沒有力量是沒有辦法讓它聚在一起的。因為它是因緣生,因緣生是你把它聚在一起的,是我們有用力它才會聚在一起。什麼東西都要用力,貪嗔痴更需要用力,皺眉需要用力,眉頭緊緊需要用力,心不定也是需要用力,是不適當的用力。」(心念住)

不要怕我們的不同,會減損彼此的愛 。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