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Abigail的母親家吃晚餐,Abigail的父母在她小時候就離異了,母親沒有再嫁,她是媽媽唯一的寶貝女兒。媽獨自住在一個華麗、迷宮般的公寓裡,擺滿了裝飾品、藝術收藏、書籍和古典樂,一些生意盎然的洋齒類植物、香水百合、蘭花、間雜著幾可亂真的塑膠花,當然,走廊的牆上和每個房間裡,都有媽和寶貝女兒的合照。

道別時,媽交代說:「Pei,到了巴西後,妳要確定Abigail會Skype我喔!五個星期實在是太長了,叫人無法忍受。」

師示(生死的美感):「心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你看到一處很美麗的風景,覺得風景在外面,還是裡面?真的覺得很美的時候,你覺得那個東西已經不在外面,它奇妙的移入生命裡面發酵。」

「我們死了,或者所愛的人死了,不再能夠跟所愛的人聯絡、講話、往來了。但在美感裡面,你跟所愛的人並沒有分開,所愛的人就在你的生命裡面;你和所愛的人分開,覺得所愛的人在你的生命外面,慾望才會生起。 」

「我們很容易用慾望在愛對方,不管你多麼愛,那個也叫做慾望。真正的愛是用對方的角度,成全對方的願啊!所以要注意,在愛人的時候,要很注意避免用自己的角度。」

「美感不會想要擁有,因為美感在當下就滿足了!」「人在美感裡,就會不怕死。死並不是那麼可怕,真正不簡單的是能不能為自己的所愛而活著。」「美感是很有力量的東西,感情也是。有感情就有美感、有力量。」

離開Abigail媽的家,去舞廳參加一位好朋友的生日慶祝,她不知道我在紐約,想給她一個生日驚喜。很久沒有踏入這樣的場所了,一位多年不見的大學同學半開玩笑地說:「好久沒有出來玩,已經忘記要怎麼做了,請不要批判我。」正好說明了這種社交場合裡,充滿不確定性、相互測試意圖、探索界線的遊戲規則,夜越深,湧入越多的人潮,加上震耳欲聾的音樂,迫使言語溝通變得精簡,肢體觸碰無可避免,任何行動-跳舞也好,或僅是從A點移動到B點也罷-都需在適當的節拍上把身體切入適當的空隙,閑熟地,優雅地,嬉戲地,賣俏地,這一切都未經過排練,姑且不論那暗潮洶湧的企圖性,光是看這樣的結構縝密、變化多端的舞蹈演出,就叫人嘆為觀止了,每個身體都帶著獨特族群的記憶,每個動作都講述著某種意義,DJ祭出的樂曲喚起歲月、情感、肢體態度,骨盆、膝蓋、腳底板的非洲大陸節奏撐托起上半身的吟唱、饒舌、電音自由飛行。

自己的意圖很單純,只是來看朋友、祝福她,因此,覺得很自在,全身打開接受音波震動,呼應整個空間的線條、體積、質地,能量流動,身體沒有邊界。

法語開示(生死的美感):

「相信情愛,是因為相信美感。美感是一個很好的校正。

當自己在要的時候,會感覺自己有所求;有所求,會覺得沒有尊嚴!美感倏地就消失了!在成全的時候,比較有付出的感覺,是不是?

能不能常常勉勵自己,希望他看到我、想到我,都很放心、很開心,然後內心都充滿愛、充滿生命力。常常這樣子發願,就是在勉勵自己,有一天真的要愛別離了,真的都會在彼此的心中留下最美好的相、最美好的鏡頭。不在一起,要準備在一起;在一起,要準備不在一起。生命就是準備、生命就是待命,隨時受命,受天之命,傳承最真最美最善的法身。」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