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燒著艾草淨化教室的空間,走向第一面牆抬起手,心頭的感動就湧了上來,感覺到整個空間給你好大的能量,在你以為許久沒太碰觸自己屬靈的部分,而擔心能量漸漸流失而無法給的很多時,它在告訴我,能量不會流失,它只是轉換成另一種,隨時隨地只要你想起,一切都還在。

鋪了瑜珈墊躺在上面,雙手雙腳打開,我覺得好幸福。感激地面支持著我的身體,讓我可以很放鬆的伸展,我的每一個關節都被拉開,身體像浮在雲上面,整個人好延展,心也是,滿足放鬆。

生產後,幾乎把所有的能量都給了Q比(Audrey小名),她的作息成了我的行事曆,可以運用的做瑜珈時間都只在她吃飽睡著到她醒來狂哭之間,運氣好可以做到坐姿前傾,運氣不好連第二輪的拜日式都做不到就得去哄哄她,快三個月了,沒做過一次大休息式SAVASNA,所以一直覺得做瑜珈做的很不完整,能量沒有被整合,可能是這樣吧,所以有些時候抱著她心裡卻很想哭,覺得自己都給了她,沒法好好照顧自己,有一種不斷被掏空的感覺。

所以我知道我要趕快回來帶課。

開始上課我們安靜的專注在呼吸上感覺現在的身體,我發現我的身體跟以前不太一樣,它很容易的就安靜了下來,覺得有趣,我以為會要像以前一樣花一點時間讓它靜下來,於是我再更往裡頭找找看是什麼原因,很快的我發現原來是Q比給我的能量,她讓我的心很滿足,心滿足就會平靜,心平靜身體也會跟著安靜下來,好好玩,你覺得你在付出的,同時也在接收,能量是以這樣的方是在流動的,不斷在彼此身上新陳代謝。

經過剖腹生產開的大刀,身體能力跟以前很不一樣,我知道自己得花一點時間讓它恢復,也因此更能體會身體較緊繃的同學的感受,很高興自己有這個機會,站在學生的角度做瑜珈。於是,上課前我沒設計課程,就只是跟隨身體的需要來上今天的課。

第一次的課程,幾乎是全新的學生,卻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在這種平穩的能量的幫助之下,當我引導到蝴蝶式時,我這一段時間緊繃的髖關節告訴了我它的情緒。開始做瑜珈後,身體各部分能力恢復的很快,唯獨髖部依然很緊繃進步很緩慢,我之前一直不了解為什麼,此時我感受到它的難過與失落,是種缺乏關心與照顧的感覺,我突然想起,從懷孕開始,我全身上下都在期待經歷自然生產,我想要體驗這痛楚,我想知道這會帶我什麼感受。但後來因為胎位不正與羊水不足,我只能剖腹,在我接受我的北比選擇她自己要出生的方式的同時,我忘了秀秀一直還在期待生產的產道與髖部,它們跟我的心的感覺一樣,瞬間小孩被移出體外,失落感很重。

我緩慢深沉溫柔的將呼吸帶到髖部,吐氣放鬆它,持續的呼吸,將這難過迎接進來靠近我的心,我的眼淚不斷溢出眼眶,幫助能量流動不堵塞。

感謝我們的身體的細胞幫我們記錄著所有發生過的事,一些因為忙碌或疏忽而沒照顧到的情緒,可以透過身體的不舒服的提醒,讓我們有機會看到,然後,安慰它接受它療癒它。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父親 母親 老師 情人 醫生。

NAMASTE後我擁抱了每一位同學,謝謝他們給我的幫助。

Tiger老師重出江湖的第一堂課,得到最多的是自己。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