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靜下來時,痛會有痛開的感覺。」

「身體靜下來以後,身體會有很特別的安定感,那種安定感,能調伏不安、緊張、衝動,生起很舒服、很喜樂的生理現象,這樣的生理現象,會帶動一種身心衝動調伏 止息的感受,稱之為『色界定』。」

在A床旁邊的地板上,舖了瑜珈墊、睡袋,蓋上毯子,佈置了一個小小的窩,想起皈依老師們簡單的房間,珮君就覺得跟老師們一樣很滿足,很惜福。出門在外,因為擁有的物質少了,一切都變的更單純,更直接了。

用完早藥石,開始閱讀英文靜坐班同修們送的Anatomy Trains。過去所讀的解剖學教科書都是把單一肌肉區分來看,這種傳統的力學詮釋觀點受限於當時的使用工具(解剖刀),但至今,仍深深影響著我們思考身體內在狀況的方式,如作者寫:‘單一肌肉’的觀念,來自以解剖刀切入身體的態度。其他類似的發現,使我們面對身體的方式越來越趨向一個整合系統的概念,例如:細胞外間質(extracellular matrix)和細胞內間質(intracellular matrix)事實上是連續不斷的,骨頭和軟骨其實是較致密的筋膜組織形式,具有程度上的差異,而非種類上的差異等等。所以,作者說:「我們必須全面觀看,局部行動,然後再全面地將局部性的解決之道整合到身體的整個架構之中。」那也就是為什麼,這是一個整合的系統,它並不會排拒過去以單一肌肉力學思考的方式,而是將它包容進來,事實上,在學習整合系統之前,認識單一肌肉會提供良好的基礎。

下午四點出門,太陽正美,忍不住讚嘆這個大都會的多采多姿,人啊,各種色彩、身形、語言、職業都聚集在地鐵車廂中,觀察獨行者的呼吸、眼神、坐不坐得住、開不開心;觀察兩人同行對話中的語氣、肢體空間、鬆或緊的身體狀態;閉上眼,就感覺自己的呼吸、姿勢、和嘴角的上揚。去中城和A會合的路線,都好像印在身體的記憶裡了,沒有任何困難。這個諾大的城市啊,每個人彷彿都可以拋開過去,重新開始,什麼都不是,也可以什麼都是地,空曠的自由,成千上萬的微世界平行存在著。教人深深著迷,也可以教人失去方向。坐在地鐵車廂內,一個來自異地的旅客如我,完全不突兀地融入了。這時候,行動的依據為何?仍舊是真心真意,仍舊是回心轉意啊。

一位時髦、纖瘦的白人女子匆忙踏入車廂,門旁的高瘦黑人男子說:「嘿,小姐,妳踩到我的鞋子了。」那女子沒有直視他,含糊地說了些話,男子說:「妳只要簡單地說聲excuse me,就足夠了。」那女子很不好意思地說:「我已經講I’m sorry啦!」其實,每個人嚮往的都是一樣的,被尊重,被欣賞。

和A會合,買了些食物去公園野餐,路上,聊到我們的演出計畫,我昨天提到說,在巴西,我們應該要作些特定景點的即興,她說今天她突然覺得,這兩年來,變化這麼多,我們應該要做我們此刻想做的作品,而不要為了留住過去而強迫自己重演舊作,我微微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就在布魯克林區的Prospect公園裡野餐,與其說是公園,她更像是一個微形森林,我們一行四人躺著,直到八點多天色才漸暗下來。赤腳躺在草地上的感覺真好,讚嘆陽光,讚嘆草地的濕潤,讚嘆無雲的天空,讚嘆小朋友們玩耍的尖叫聲。

聞思摘要(2007年冬禪):

「欲 界」主要是調伏「色身」。

「色 界」主要是調伏業習的「感受」

「無色界」是進一層身心的淨化,因為下意識的業習很容易取相,見聞覺識皆有限量。到了無色界以後,等於是在鍛鍊「想」,令見聞覺識無 遮障。透過空界、識界的沈澱還原,我們對外界認識不會偏取一些不完全、不成熟的相,心靈因而淨化,稱之為無色界的定。

修界作意、修禪定、修止觀讓我們很單純,我們看到的現象,就只有止跟觀而已。
「止」的力量就是收縮,「觀」的力量就是膨脹(打 開);
「止」的力量就是一直深入,「觀」的力量就是開闊,都要又深又廣的。
「止」讓你深、「觀」讓你廣。廣又有助於深入,深入又有助於廣,所以止觀是相輔相成的,通常沒有單一的止,都是止中有觀、觀中有止。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