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睡得淺,今日也較早起,是放假日,除了洗衣服之外,把握機會研讀動作解剖學,還把冰箱裡快壞掉的菜挑挑撿撿煮成紅燒湯。一天之中可以做的事情,實在是有限啊,永遠可以做更多,但如果用「我沒有做什麼」的角度來看,就會一直追、很累、停不下來,改成想:今天有身體可以受用,可以「體會無常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享受。隨時去體會六根的收縮膨脹是最大的受用,這才是不假外求的!」

昨晚靜坐聞思班,一湛老師提到人的振動頻率會互相影響,珮君很有感覺,今天特別把注意力放在每個人製造的波動上,下午出門捷運上,遇到鄰居,她的波動很快,都好像要飛上天了,踩不在地上,我試著跟上時,自己也浮了起來,她下車離去,我才又平復下來。接下來要赴約的對象是一位在台灣做博士後研究的印度朋友,他也是瑜珈修行者,是我的學生P的朋友,P一直希望我們能互相認識。要認識新朋友,心裡是興奮的,於是鄰居下車後,回來安住呼吸,許願自己能夠放鬆身心感受新朋友的波動。他的波動是柔和的,又帶點方方的就事論事的研究者態度,講到彼此瑜珈體驗的分享,都充滿喜悅的波動,笑容很柔和,最後我們用Namaste(合十)道別,他說好久沒說了,Namaste有好多種,代表不同的意思,他最喜歡合掌在胸前,下巴靠近胸口的版本。Namaste!能夠這樣去認識新朋友,好輕鬆、好真誠、好流動,珮君以往都是很防備、懷疑的,今天能夠這樣無所求的分享,感恩有法。

接下來和摯友的奶奶吃晚餐,上月底摯友和先生離開台灣了,奶奶一人住台北,於是和另一位朋友約好去看看奶奶,陪奶奶吃飯。雖然我和這位朋友都吃素,我們都很有默契地讓奶奶去她愛的川菜館,點她愛吃的菜,看著奶奶如此開心地和店員們互動,如此享受食物,我們兩人也都不挑不撿地吃下所有菜裡面的碎肉,這就是真心陪伴一個人的感覺吧!

週一聽到一止老師講到師小時候的故事,覺得很感動,想要抽空翻成英文跟英文班同修分享:師兒時(五歲)一天傍晚洗完澡出來,要跟鄰居小朋友玩,那時,鄰居小孩的媽媽說:「不要跟骯髒的小孩子玩。」從此,隔鄰小朋友不曾再與師一起玩家家酒。當下,師深深體會人世間的苦。

幾天前一位來上瑜珈的鄰居講到聖脈,她說自己是被親教師遺棄的學生,我說,沒有老師會遺棄學生的,都是學生在遺棄老師,老師永遠等在那。老師不會挑學生,都是學生在挑老師。

今晚看了一個劇場演出<鹽>,用義大利作家的一篇書信體為文本的獨角戲。節目單上說:「如果英雄爭戰是男性生命的本能,那麼追尋極致的愛情,便是女性生命的主體。」文本有一段是這樣的:
你是地上的鹽,
你是海裡的鹽。
你是我所有的愛流汗結晶而成的鹽。
你是太陽下的鹽,
你是傷口上的鹽。
你是我淚水的鹽、我生命的鹽。

看到這段文字的感動,遠遠大過今晚六十分鐘的演出帶來的感動。

「空性是指無常,色受想行識最大的特點是什麼?是無常啊!」「世間所有的藝術作品都是導向這裡,只是他們不知道。一個創作者他的最後目的是導向這裡,只是他不知道,他不一定知道這個東西。」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