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快要過去了。
「刺 是生命中最大的痛」
「所有的小刺都是根本大刺的分支,那個根本大刺就是不信。」

見到很多新朋友、同修向親教師提問,珮君從提問的人身上看到單純、信任、對法的嚮往與追求,從聆聽的人身上看到由衷欣賞、身同此心的理解與接受,深深感動,也看到自己在某些時刻仍然有些抗拒,我慢,或批判的業習反應。一天下來,也不禁反問自己,我真的沒有問題嗎?還是我覺得自己的問題不是問題?還是我不夠深入自己的心?還是我不夠相信任?不夠交出去?

後來想想,我可以問:「對治我慢的最好方法是什麼?」自己回答,我慢來自於自卑,自卑是因為沒有信心,沒有信心就要找到心,從定課、聞思法語,讓每個當下都活得充滿感動做起,從回到中心線啣天接地做起,對準了天地的心就不會失焦、失準。我慢,就是一種硬,而「定力是柔軟的展現」,於是,應該可以從培養定力來消除我慢。

「對治比較心的最好方法是什麼?」愛比較是因為沒有辦法自己肯定自己,沒有辦法感受生命本身俱足圓滿、生命本身就是愛。要怎麼才能感受愛,就是多流動,主動地給也主動地接受愛,愛是生命的本質,所以不是可以被佔有、被比較、被衡量的。

這次來聽聞開示,有很不一樣的感受,有更融入的感覺,好像回到家。在聽聞同修老師們引導靜坐或主持討論時,內心生起了一種嚮往,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要跟別人分享,我可以怎麼引導,同修老師們的身口意真的是一股激發向上的力量。法很簡單,但可以從每個人不同的風格、詮釋,去看到每個人對細節的注意,那細節就如同嘰哩咕小不點的謙虛,而那種注意,是每分每秒不間斷的。在同修老師們身上看到今日親教師所定義的『莊嚴』:「莊嚴就是從小處開始。」

晚上問答結束後,主動去跟一止老師報名英文聞思班的任務,請一止老師設計講義,珮君翻譯,再寄給親教師過目批准,也自願隨堂做口譯,或引導一些肢體的覺知練習。其實,珮君一直很喜歡思索如何把親教師的法語翻成生動、簡單、但又保留中文原文精髓的英文,今天機會來了,怎能不把握?

回家路上,跟幾位同修們聊到每個人在面對親教師時的不同態度,一湛老師說,我們的態度就像一把尺,可以去量每個人的『我』有多大。我回想今天見到親教師時,有點近情情怯,有點緊張,是還有太多對自我的抓取,有所求。不過,當意識到自己的緊時,珮君有回到自己的身體,然後把眼神放鬆,去看、去感覺整個空間,每個人,就不是那種鑽牛角尖的局部收縮了,後來就放鬆多了,看到親教師,看到和藹可親的長輩,看到可愛(又有神奇口袋)的小叮噹。

摘要幾句今日聽聞最感動的開示如下:

◎ 宗教都是在處理自己跟上帝、天地的關係。上帝、天地,或稱神、法、真理、最真最美的心,必定是無我,所以沒有依賴;不會失去,所以沒有依賴;依賴是『害怕失去』,真愛,不會失去、不必用力,自然而然、完全主動。
◎『無諍』需要真,需要誠實。
◎ 不抗拒才能開始,接受現實,才不會失望,力道才會出來。
◎ 再怎麼病痛,也要相信身體的智慧,身體蘊含了千百萬年基因的智慧。而定課就是在活化(activate)身體基因的智慧。
◎ 在聖脈沒有『做不到』幾個字,只有『做』。
◎ 不斷地重生,來圓滿我們的關係。
◎ 心,就是意識,分別內外,需要滋養,需要生命能淋漓盡致的發展,完整的呈現。有了生命,就會想要活的更精彩。
◎ 知識一定要透過真愛來校正。
◎ 看『有』不是看他的『優點』,而是看到他是上帝的小孩,看到他的真心。尊重。
◎ 扛起來就放下,扛起來就放下,所有的扛都是捨,沒有判斷,該做什麼就去做,不會覺得是負擔,不會覺得在扛。
◎ 寫日記如碼頭卸貨,把舊的貨卸下,裝上新的貨,重新啟航。有歸零作用。

今日,可以歸零了。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