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去教第二脈輪的瑜珈和精油按摩課程,講義上寫著俳句:「如鑽之露 凝然一滴 落於石上」──奠基於物質(石,第一脈輪的象徵)的情感(水,第二脈輪的象徵),以露珠比喻,以其清澈剔透,可因週遭環境反映出不同色澤,代表流動的創造力、想像力、與人互動的能力。瑜珈動作中,引導大家去感受骨盆、下腹、下背、大腿根部,做了各種伸展、刺激、鍛鍊這些部位的練習,最後,躺下大休息之前,我看到大家的身體、臉部表情,於是提醒,在這些姿勢中有脆弱的感受,是很正常的,允許自己感受那個脆弱的感覺。

晚上,去看許久不見的一對朋友,跟他們分享這些日仔來持續寫日記、打坐的好處,其中一個好處是,今天我的言行如果有任何不當,我可以在心中確實地懺悔,請求原諒,於是,明天是全新的開始。這時,朋友A笑說:「啊,我們的境界真不同,當我回想到另我生氣的事,我往往會想,我當時應該更兇、用更重的語氣才對!」我說:「其實,如果我們靜下來感受,就會知道對別人生氣、對別人不好的時候,最不舒服的是自己啊!」於是,話題轉到「原諒」。昨天,有朋友轉寄一個網路播放的電視節目給我看,主題是原諒與療癒,介紹了兩組來賓的故事,故事一是20歲的Tariq外送比薩時被14歲的Tony槍殺,Tariq的父親後來邀請Tony的祖父一起成立了一個預防青少年暴力的基金會;故事二則是一群美國越戰老兵回到越南、踏上一個尋求原諒、治療的旅程。

我想,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儲存了某些過去的記憶,任何一個塵封的角落,都像是某個身體部位被遺棄於黑暗之中,去面對、去原諒,就像是重新擁抱那個部份的自己,於是我們可以更完整地活著。

「那很難」,朋友B說。我說:「是啊,因為開始面對的那一剎那,會感覺痛,太痛了。」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