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初,我們一共十三人參加了220個小時的瑜珈師資課程,其中有三個禮拜的學習,在印度完成。自印度回來後,megan,polly和我(後來mei加入),做了成立瑜珈教室的決定。七月十五日,自助瑜珈(self help yoga)率先成立,每週一次在永康街藏喜二樓教室舉行課程,拿到師資證照的老師們輪流教課,成員是同期的瑜珈同修,及各自的親朋好友。除了老師們得以透過一次次的教課和大家的課後回應增長經驗,磨練學習,所有同修們也保有每週一次一起做瑜珈的美好時光。

一年後,由於做 瑜珈。成立,自助瑜珈完成階段性任務,步入歷史。2008年七月二十一日,是自助瑜珈的最後一堂課,由我擔任這堂課的老師。一向在藏喜上課的我們,因老師們時間相互配合的原因,比須租借mont et flow的教室,一切彷彿是老天的安排,我們介於新舊之間,帶著舊有的,一腳踩進新生的,而下一步,則是全新的開始。


我將這天的主題設定為,將過去一年來從自助瑜珈中所得到的,充分展現在每個姿勢裡,並帶著意識在吸吐間,送出對過去的誠摯感謝,對未來的深切祝福,充滿勇氣地透過肢體打開心,迎接即將來到的。

在引導大家進入一連串的體位法時,我心裡不自覺地冒出寂寞感,以前我以為這是因為身為老師必須獨自說話,而學生專心在自己的內在感受自己,雙方無法交談所產生的淒涼。這堂課,我突然意識到那是更裡層,知道自己身分即將轉換,位置有所改變,和自己所熟悉的一群人以完全學生的身分一起做瑜珈的時間將愈來愈少而感到傷感。但回到老師的角色,看著大家專注在自己的身體內,呼吸裡,比以前更柔軟臣服,比以前更打開有力,心裡湧現的喜悅與感動,讓我深刻體認到,啊,這真是站在老師這個位置的無比福份。

課至最後的冥想,有別於過往將冥想對象邀請到面前來,這次我請大家圍坐,將創造我們生命的,此生與自己連結的,各自仰望與信仰的,一一邀請至身後,讓這個圈圈由內往外擴大,從親朋好友,至上師神佛,創造一切存在的源頭。

不管我們與父母,家人,伴侶,朋友,工作夥伴,是否親密,是否分離,是否因誤會或心理障礙而無法擁抱彼此,不能否認地,我們都和這些人深深連結,有血濃於水的,有形式上的,有情感上的,有神祕不明原因的,甚至有希望不存在的… 各種連結。

即使是討厭的對象,因為那個討厭的能量,也將雙方相連於冥冥之中。討厭,有別於無感,源生於情感,若放下外在的原則理由,評斷分野,深入內在最裡層,會發現那也許源自我們希望被對方尊重,喜愛,或是我們期待這個人擁有我們可尊重,喜愛的性格,又或者其實(往往)是,兩者皆是。不論是如何的連結,透過它,我們相愛,我們憎惡,我們影響彼此,我們改變,我們成長。現在的我們的樣貌,內容,都與這些連結息息相關。

這個冥想的意義在,感受一層一層,所有身後存在的力量與支持,不管你與他們的關係是什麼,他們創造與成就了現在的你,帶著這份身後的支持,以及圈圈最外層神佛宇宙的保護與照顧,那無限的愛和祝福,勇敢地看著前方,跨步走去。

雖然我有早發性阿茲海默的傾向,隔天根本想不起自己在引導時使用的正確句型,但冥想結束時的每個人的面容,深深烙印在我的心裡,成為紀念。我會永遠記得這一天,上天賜予我的這份寶貝禮物。

終結了自助瑜珈的我們,接下來會在做 瑜珈。,會在瑜珈的修練路上,會在修行的菩薩道上,繼續看著彼此,做瑜珈。


Deep love,
mao


創作者介紹

blog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