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這個問題不得不從我的第一堂瑜珈課開始說起,對於瑜珈的印象總以為只要把腳放
在頭上就是在做瑜珈,雖然我的身體不算僵硬,但第一堂瑜珈課還是很辛苦,過程中我
不斷因為身體被刺激到的各種酸痛而不耐煩,一直問自己為什麼不在家看電視吹冷氣?
為什麼我要待在這可笑的姿勢裡這麼久?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啊?我想回家睡覺了!

老師像是聽見我內心的抱怨聲似的終於讓我們坐在墊子上,在一個將上半身前傾的姿勢
中,老師溫柔的聲音傳來:「我們每天的注意力都放在家人朋友工作中,有多久的時間
沒有這麼親密的和自己的身體在一起了?很有耐心的陪伴自己,在這個姿勢裡臣服,感
覺身體最酸痛的地方,聽一聽他們想跟你說什麼?」

hathay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